• <i id="gvbxn"><bdo id="gvbxn"><pre id="gvbxn"></pre></bdo></i>

  • <sub id="gvbxn"><tr id="gvbxn"></tr></sub>
    1. 巫山网首页 投稿邮箱:wsw5353@163.com

      您当前的位置: 巫山网 >> 正文

      巫山农民运动风起云涌

      2021年03月22日 17:14:52
      来源:

      20世纪20年代中后期,饱受军阀、官吏、地方豪强掠夺欺凌的巫山人民忍无可忍,掀起了声势浩大的农民运动。


      一、“神兵”的兴起

      1925年冬,巫山县官阳八树坪农民谢崇德被北洋军阀溃军王安兰部士兵无端毒打,进城打官司败诉。返家途中遇迷信职业者聚众“发相”,装神弄鬼,以神的名义发布“命令”,传播“产教”。谢祖辈受穷,自小为长工,受尽欺凌,满腔怒气无处发泄,便拜其为师,学练“神仙附体,刀枪不入”之“法”,以伺机报仇。

      谢崇德返家后,一边跟师学“法”,一边招收教徒。1927年夏,随谢崇德练功的人已达63人,势力逐渐形成。谢便在八树坪平阳观正式设立佛堂,将教徒编组为“神兵”。树方形黄色帅旗,身穿黄褂,头缠黄巾,号称“黄云”。使用刀矛、紫荆棍等武器,定期盘营练兵。谢崇德自任仙长,其妹夫沈开举为副仙长,余为香童,即兵众,声称“神仙附体,刀枪不入”。

      谢崇德为“神兵”确定了“借菩萨神威,保佑农民不受奴役之苦”的奋斗宗旨和“抱不平主义(打富济贫),杀完贪官污吏和麻羊子(指官军、团练兵)”的斗争对象,合众以自救,假神以自励。规定了“不进民屋、不偷不盗、不贪不奸不吃烟(鸦片)”和“抱忠心孝心,去害人心”的纪律。自编内容为“黄旗绕绕指向白云间,随带香童上仙山,跟着仙童下凡尘,斩尽魔兵一扫平。可恨哪!官府专横压迫老百姓,产我兵丁!大胆往前行,撒手就把贼来追!人人齐心又勇敢,打富济贫把身翻!”的“神兵”歌。提出“不完粮,不出款,不绊好人杀坏人”和“把麻羊子杀干净”的行动口号。斗争矛头直指官府、军阀和土豪劣绅。

      8月,“神兵”“罢窝捐”起事初获大捷,声威大振,9月,各地农民纷纷响应,踊跃报名加入“神兵”。谢崇德将“黄云”所有香童分赴巫山长江以北的大昌、上田(福田)、龙溪、东坪坝、龙嗉(双龙)、磊头(金坪、钱家)、三会铺、东乡(楚阳)、竹贤等地和邻县巫溪、奉节及湖北房县、竹山、竹溪、巴东与陕西镇平等边境地区,大办“开化”,即发展“神兵”组织,设立佛堂,扩展神兵势力。打造刀矛,盘营练兵。一时间,“黄云”、“青云”、“白云”、“黑云”、“红云”四起,佛堂林立,到处挂起“神兵”的旗帜。谢崇德将各地黄、青、白、黑、红诸“神兵”统一编成100个参,任命各参仙长、参长,并赐以教名。至次年春,“神兵”发展至三万余人,广及川、陕、鄂三省边境地区的8个县,威震四方。


      二、抗击官府,英勇斗争

      地处边远高山,其苦尤深的巫山官阳农民,对军阀、官府和豪绅的剥削压榨,早已不能忍受。“神兵”起事便从抗税抗捐开始,首先“罢窝捐”,抗缴种鸦片烟税。1927年8月,巫山县知事公署地方税收支所提款委员2人前往官阳办窝捐,强迫农民按窝缴纳烟税,在从当阳返回大昌途中,谢崇德派“神兵”数人用大刀将2人砍死。揭开官阳农民起义序幕。

      9月1日,“神兵”攻打大昌镇。谢崇德率领“神兵”四五十人,于拂晓时分冲进大昌,包围巫山团练局大昌分局。分局长和团练兵闻讯逃走,“神兵”得快枪三十余支。因他们深信自己刀枪不入,视枪械为废物,将枪支全部砸烂。后又于1928年农历正月初三和正月十二两次攻打大昌,杀赌鬼、烟鬼无数。团练分局长带兵逃跑,使大昌成为“神兵”的天下。谢崇德在大昌办“开化”,设立总佛堂,群众纷纷参加神兵。

      1927年8月下旬,吴佩孚溃军、自称川鄂边防司令的闫礼威手下的团长万驼子,窜至毗邻官阳的房县九湖一带,勾结土匪裹胁千余人,烧杀抢掠。九湖人请“神兵”去平息。9月3日,谢率“神兵”63人,以出其不意的战术,袭取土匪哨棚,击溃土匪二百余人的反扑。“神兵”锐不可当,杀敌数十,缴枪40支。后又转战竹山、竹溪打土匪,均获大胜,“神兵”声威大振。战后于当地设立佛堂,发展“神兵”,随后返回八树坪。

      被北伐军战败的吴佩孚于7月18日率残余僚属由鄂西西窜入川,流寓奉节,受到杨森庇护,欲谋东山再起。吴佩孚所部军长周肇岐(周志皋)到巫溪招兵,拉丁抢掠,无恶不作。巫溪人不堪忍受,暗派代表到八树坪搬“神兵”解救。9月15日,“神兵”三百余人兵分两路进击巫溪。烧毁盐税局,杀死盐官9人和敌兵十余人。砍死周肇岐及其随从十数人,杀死躲在山涧中的知事。火烧县衙署,开监放人犯,捣毁、焚烧“洋衙门”(法国教士开办的天主堂和福音堂)。吓得官吏和豪绅纷纷出城逃匿,民心大快。谢崇德在城内帝主宫设立佛堂,大办“开化”,居民纷纷参加“神兵”。3天后,谢崇德率兵返回八树坪,留下参长卢子贞任巫溪“神兵”总参长兼巫溪县“知事”。

      1927年12月中旬,“神兵”攻打奉节城败退。为铲除农民受苦的祸根,谢崇德指挥“神兵”在巫山江北地区,于1928年农历腊月二十九日晚同时动手,镇压欺负农民的“魔鬼”。他们把贪官污吏称作“天魔”,把土豪劣绅称作“地魔”,把贩卖、吸食鸦片的称作“烟魔”,统统列入镇压范围。将各镇、堡、甲的团总、团正、总甲长和土豪劣绅四五十人就地处斩。随后,在巫溪、奉节“镇魔”。“镇魔”声势浩大,见官就杀,震惊四方,“三魔”及与之沾边的人,闻风丧胆,纷纷逃匿。


      三、“神兵”农民运动的失败及其教训

      “神兵”的迅猛发展,使得军阀痛恨,官府震怒,土匪恶霸心惊。他们勾结起来,残酷镇压“神兵”。加之各路“神兵”首领多滋长骄傲和享乐情绪,纪律逐渐松驰。不少仙长、参长带头吸鸦片,香童到处勒索财物,逐步脱离群众。终被军阀与官府联手剿灭,1930年2月下旬,谢崇德被枪杀于万县陈家坝。谢氏兄弟被处决的照片及谢用过的黄袍、佩剑、黄旗等物,置于西山公园橱窗内示众多年。

      1927年冬,中共湖北兴山县委委员刘子泉(刘光藻),曾以“大道会”总代表的身份,带领共产党员易心谷和蔡“法师”以传道为名从兴山到巫山争取谢崇德。到巫山后,刘、易等人会同曾在重庆从事过中共地下活动的巫山官阳人、巫山县立高等小学校长杨馨(杨发蕊、杨育青)一道去官阳,争取谢崇德接受共产党的领导,遭谢拒绝,谢仍坚持流寇式的攻城夺地,盲目乱闯。以谢崇德为首的“神兵”起义虽广及8县,聚众3万,为时3年,但终因不接受共产党的领导,没有先进的思想作指导,只迷信神道,加上纪律松弛,内部分裂,坏人叛离,最终被官军和地方势力联合镇压。

      来源:县委党史研究室

      [责任编辑: 陈久玲]
      版权声明:
        凡所有标注为“来源:中国·巫山网”的稿件版权均为本站所有,若需引用、转载,请来信获取授权,使用时请注明来源和原文链接,并在授权范围内使用;未经授权不得盗链、盗用本站资源、不得复制或仿造本网站、不得随意转载使用本站版权所有的稿件,若有违反,我站将追究有相关法律责任。
      本站法律顾问:重庆抉择律师事务所 向东 13996558727 。
        
         巫山网鼓励全体市民随时随地向我们爆料,凡提供有效有价值的新闻线索,我站将给予20-200元的奖励。
          电话:023-57622515
          Q  Q:483465053
          微信:zgwushanwang
      国产小鲜肉gay在线观看,大肥女bbwbbwhd视频,成年男人黄网站色大全,国产亚洲中文日韩欧美综合网 网站地图